Category Archives: 中文 Chinese

协作、开放、免费、全球——荐《数据新闻手册》

这是这样一本书:它的主题是一个还没有成型的领域,它的灵感来自一次会议的碰撞,它的作者来自不同国家的此领域的先行者,它的写作过程通过谷歌在线文档公开协作实现,它的电子版先于实体版而出并且全部免费上线。这就是《数据新闻手册》,在新兴的数据新闻(data journalism)领域的第一本相对全面的、理论与实际结合的指导性书籍,一本十分有分量,又十分酷的手册。

T.T Sunday 2010/2011 回首

这个小沙龙就这么默默的一岁多了,让我有点意外。有一个不曾和人提起过的发起沙龙的另一个私心:其实最开始吧,我只是想多explore一下香港各式各样的咖啡馆,可是一个人去挺没劲的,所以就⋯⋯以沙龙之名。 在香港,小众的东西一般没有太多的空间,这个沙龙是一时兴起的产物,没有计划,没有宣传,每个月聚会一次,每次不过两三个小时,十来个人,大家消费AA,甚至连固定的主持和地点都没有,就这么松松散散的,从2010年11月第一次算起,至今已经13次了,而且每次沙龙都有新朋友参与,成员名单慢慢的,也有了四十几个人。 曾经在这个博客上两次提起过这个沙龙:中国,媒体,2010 以及 2011的色彩:行走,坐谈,阅读。对于沙龙的介绍,我也一直沿用最初的说法:“T.T Sunday的T.T指的是Think and Talk,简单说,就是想一想,聊一聊。这是一个松散的每月聚会,通常在一个慵懒的周日午后,大家各自叫上几个有观点又愿意谈的朋友出来,找一家不太吵闹的咖啡馆,聊聊中国,说说国语。” 这个周末闲着,便整理了历次沙龙的照片。顺便也在这里,说说着过去的13次沙龙: 第1次,2010年11月 地点:TC2 cafe & workshop @ 油麻地 (环境略幽暗) 第一次没有主题,大抵是大家说说最近的新闻,而重点是讨论沙龙的模式和名字,以及互相推荐一些阅读。第一次的八个成员,至今还有超过一半继续活跃着。最初的参与者,大部分是港大毕业的,有工作的也有学生,有大陆的也有香港的,但整体略偏学术。 第2次,2010年12月 地点:Kubrick Cafe @ 油麻地 (香港文青聚集地。人太多,只能坐外面@@) 主题:2011印象最深的大事 这一次,好几个人的选择都是诺贝尔和平奖。沙龙上由于观点的不一致,好几次火花四溢。那次给我的印象是,代际/经历的差别,带来的对政治事务的看法的差别,真是令人吃惊。那次沙龙之后,我就自己的观点进一步写了博客阐述。 第3次,2011年1月 地点:Barista Jam @上环 (光线不好,但楼上有大台适合包场) 主题:钱云会/ Facebook私募 这次沙龙由于不光讨论政治事务而变的更生动起来。在这一次立下了一个从那以后一直遵循的活动规则,便是参与成员轮流主持,主题则由大家投票决定。 第4次,2011年2月 地点:瑞士咖啡室 Swiss Cafe @湾仔 (很香港local风味的咖啡室) 主题:奶粉荒/港漂身份认同 主持:保险/法律界人士Ashley 这一次的沙龙话题很符合大家的现状,作为一堆港漂,对于身份认同有各自的亲身体会。另外男女比例的不平衡在这次达到了顶峰⋯⋯你说一个以政治话题为轴心的沙龙都能都是女生这让人情何以堪呀⋯⋯ 第5次,2011年3月 地点:Peace Cafe @尖沙咀 主题:两会/香港财政预算案/微博打拐 主持:媒体/学术界人士Vivien 此次本人木有参加,无评论,据说人少但聊的很好。 第6次,2011年4月 地点:Cafe Habitu @湾仔 主题:艾未未/药家鑫案 [...]

乐施会毅行2011之实战篇

又是一个周末,香港的冬天已经来了,天朗气清。人变的慵懒起来。今天睡醒,望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感觉似乎日程里少了些什么。许久才意识到,照着过去三个月的周末轨迹,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天气,我应该在山上呢! 毅行结束已经两个星期了。感觉才缓过气来。是时候写写那天那夜的难忘经历,以及感谢所有关心帮助我们的人。 我们的最终成绩是35公里,17小时。 11月18日下午2点,准时从北潭涌出发。第一段基本是平路,大批人马浩浩荡荡。我们在出发时位于大部队的后半段,不过有前人曾经告诫我们,第一段不能贪快,而是要保存体力,所以我们也并不着急。出发时天气确实不错,还有少少阳光。大家有说有笑,甚是欢乐。沿途还遇见好几个许久没碰到的老朋友。大家互相问了队号便各自前行了,告别时不忘说加油。 下图左上是组织方为我们拍的照片(其目的是为了如果有人失踪他们可以方便找人⋯⋯);右上是倒计时,离出发还有九分钟;左下是出发前浩浩荡荡的人群;右下是已经开始走,大家都还轻松愉悦之时。 真正开始上山是走完万宜水库之后。此时已经开始有些暮色,我们也希望赶到大部队的前面,于是开始加快脚步。雾色浓重,到了山顶,周围的天是粉红色的,前面的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美若仙境。可惜人在路上,都没有心情好好欣赏。从第二段开始没有多久就是持续的台阶下山,这时有一个队友的膝盖旧伤复发,下山已经开始吃力,于是全队缓缓前行——毅行精神讲的就是团队,无论怎样都不能在途中将队友放弃。 走着走着,我们前后都没有了人,夜色开始降临,心里开始有些着急。孰料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发现后面上来了一群不像参赛者的人,听说我们有人受伤,其中一位大叔便开始帮我们查看、缠绑带。一聊,才知道他们是后援团——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每一段上跟着落后的团队,以确保参赛者不出问题,并且给落后团队精神鼓励。我们就这么成为了他们的重点保护对象⋯⋯ 在他们的帮助指路下,我们在夜晚八点到达了一号检查站,比预计时间晚了大约半个小时。在那里我们拍了张模拟现实图——伤员在艰难行进,我们在前面相迎。在西湾村吃过晚饭,已经是夜晚九点,我们决定改变原定的凌晨三点睡觉的计划,改为补充热食,在logistic安排上又花去一些时间。接着受伤队员退出,我们三个女生和一个支援队友继续前行。 出发时我们才意识到检查站有关闭时间,而下一个检查站的关闭时间是半夜十二点——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三个小时来完成接下来的十公里了,这在白天属于正常速度,但在晚上却相对紧张。糟糕的是,我们出发没有多久,就开始下雨了。最初还期望这只是零星小雨,可是很快就瓢泼起来。我们只能把雨衣等装备都穿戴整齐,然后尽快的冒雨前行。更糟糕的是,走着走着,到了一出沙滩,我们放眼望去,茫茫都是白沙,一条路也看不出来。我们就愣在荒草丛生的沙地里,看着很遥远的前方有零星灯光,却完全失去了方向。 此时雨越下越大,我们焦急却手足无措,因为前后左右视野范围内都一个人也没有,唯一的光源就是我们自己的头灯,由于下雨的关系能见度又非常低。周围百平米内唯一一个反光标记是一根天线柱,上面写着,“此处危险”。手机亦没有信号。最后,我们决定,原地不动,等待之前有照看过我们的后援团过来——事实证明,虽然耗了一些时间等待,但是在当时,这是明智的选择。大约十分钟后,他们跟上来了。而就连他们,也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正确的路(模拟场景图见下,那个桔黄色衣服的,便是给我们指路的姐姐;那一群人,便是可爱的后援团)。 他们一路跟随着我们,却又不跟的太紧(是怕给我们压力太大吧?!)。到了一个休息点,他们告诉我们,已经过了此段最难的部分,按照我们的速度,一定可以在检查站关闭前到达的了——他们的鼓励,真是雨夜里最温暖的部分了。我们在半夜十一点半到达二号检查站。 之前退出的队友发来短信说,前面第三段据乐施会工作人员说,由于雨势太大,已经出现“瀑布”。让我们心里平添一分担心。我们与检查站人员咨询前路状况,只说道路比较泥泞。我们略为修整便上路了。往常训练的时候,此段我们大约需要三个半小时,而且训练也都是在夜间,算是相对熟悉路况了。然而此时,我们确实是对前路的困难没有预计的——当工作人员提醒我们三号检查站将在早晨七点关闭的时候,我们还信誓旦旦地说,肯定没问题。 上山的前半个小时是还有台阶模样的石头路,也确实还好,路上有泥,但只要每步走的稳当,还是可以匀速前行。到了土路的大斜坡,困难的行程便开始了——土全变成了泥,上一步,滑下来半步。除了手中的登山杖,也没有什么别的支撑,手脚并用、狼狈不堪、满身是泥。全心以为到了山顶会好一些,孰知到了真正的下坡,才是噩梦的开始——缺乏泥路经验的我们,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要不摔倒,需要非常专注地看路、非常小心地维持重心、非常稳扎稳打地用好拐杖。即便如此,还是基本要维持滑雪的姿势,慢慢的滑下山。中间最难走的部分,我几乎是前面由支援队友牵着,边上由后援团扶着,才踉踉跄跄的过去。 雨时停时有,从半夜到凌晨,大雨下了两场,小雨则是一直不断。凌晨两点半的时候,我们在三号检查站的支援队友已经就位了——按照原定计划,我们应该于凌晨三点到达那里,而实际上,那时候我们连半程都还没有走完。一路我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超过其他的队伍,期间见到有精壮男青年反方向跑步上山,估计是有人受伤,上山救援的吧。 (下图左边是斗争中的登山鞋和杖,右边是在泥地里穿着雨衣休息的队员,下图是已经到达之后的泥鞋与正常鞋的对比图⋯⋯)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接到支援队长多多的电话,问我们是否一切都好,而那时候我正努力把我的鞋子从泥里拔出来,只能匆匆说,还活着,比计划慢,具体下山再说。到凌晨四点多,我自己到了一个极限——极困极累,已经无法专心看脚下的路,步伐变虚,只好让大家等我闭眼了五分钟。弯下腰闭上眼的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冷、雨、夜,前路依旧漫漫。凌晨五点四十分,接到丰丰的电话——他原定是要在早晨八点去四号检查站支援的,结果早上起来一查网上纪录,发现我们三号都没有到,赶紧来询问。我只好告诉他,到凌晨六点的时候,我们开始担心赶不上检查站的关闭时间了。尽管天亮了,路依然没有变的好走起来,我们慢慢的扶着树滑下山。直到最后一小段路才开始有石阶出现,终于加速,赶在检查站关闭前三分钟check in了。 此时,真是精疲力竭,也对前路失去了信心。决定全队放弃的时候,已经熬过了最困最累的凌晨,亦走过了最难走的第三段。但还是退出了。我想,如果要坚持,或许还至少可以走15公里,只是那时的路况、体力、对前路的无所预计,以及时间上的落后,迫使我们最终做出了提前退出的决定。剪掉参赛手腕的那一刻,我第二次掉了眼泪——可惜、不服、遗憾,统统都有的。之前那么多的准备和训练,就这样终止在35公里处了。 丰丰赶到三号检查站,他原本准备来陪我们走第四段,给我们打气,我只能抱歉的告诉他我们决定退出了。他给我们带来了热牛奶、巧克力、面包、水果、饮料,还有各种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好吃的(上海男人!单身!姑娘们赶紧的!)。后来回家看微博,看到田田的状态,才直到她也早起冒雨出门准备前来支援(下图左上),还带了爱心三明治(下图左下),可惜我们没有来的及吃到了。 手机里还存着一些没舍得删的短信,那些鼓励、挂念与安慰,都是温暖的印记。 * Ivan “你能看见这条短信,说明你还活着 u r the best” * 田田 “马马不要难过拉。我真的很能理解你们这个决定的。以前走过四川雨后的山路知道有多难走有多危险。你们的安全才是我们最关心的(^_^) 那些吃的我当练练做饭的手艺,没什么大不了的 :) 好好休息无需觉得内疚。能在这种路况坚持走这么久你们已经是我们的骄傲了!” * Tina Liu “你们的勇气是最美丽的风景线,让我们感动与佩服” * Marco “Yoma! We were thinking of you. No matter what you have tried very hard and we [...]

分页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31 3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