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iking

乐施会毅行2011之实战篇

又是一个周末,香港的冬天已经来了,天朗气清。人变的慵懒起来。今天睡醒,望着窗外,发了会儿呆,感觉似乎日程里少了些什么。许久才意识到,照着过去三个月的周末轨迹,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天气,我应该在山上呢! 毅行结束已经两个星期了。感觉才缓过气来。是时候写写那天那夜的难忘经历,以及感谢所有关心帮助我们的人。 我们的最终成绩是35公里,17小时。 11月18日下午2点,准时从北潭涌出发。第一段基本是平路,大批人马浩浩荡荡。我们在出发时位于大部队的后半段,不过有前人曾经告诫我们,第一段不能贪快,而是要保存体力,所以我们也并不着急。出发时天气确实不错,还有少少阳光。大家有说有笑,甚是欢乐。沿途还遇见好几个许久没碰到的老朋友。大家互相问了队号便各自前行了,告别时不忘说加油。 下图左上是组织方为我们拍的照片(其目的是为了如果有人失踪他们可以方便找人⋯⋯);右上是倒计时,离出发还有九分钟;左下是出发前浩浩荡荡的人群;右下是已经开始走,大家都还轻松愉悦之时。 真正开始上山是走完万宜水库之后。此时已经开始有些暮色,我们也希望赶到大部队的前面,于是开始加快脚步。雾色浓重,到了山顶,周围的天是粉红色的,前面的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美若仙境。可惜人在路上,都没有心情好好欣赏。从第二段开始没有多久就是持续的台阶下山,这时有一个队友的膝盖旧伤复发,下山已经开始吃力,于是全队缓缓前行——毅行精神讲的就是团队,无论怎样都不能在途中将队友放弃。 走着走着,我们前后都没有了人,夜色开始降临,心里开始有些着急。孰料在我们休息的时候,发现后面上来了一群不像参赛者的人,听说我们有人受伤,其中一位大叔便开始帮我们查看、缠绑带。一聊,才知道他们是后援团——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每一段上跟着落后的团队,以确保参赛者不出问题,并且给落后团队精神鼓励。我们就这么成为了他们的重点保护对象⋯⋯ 在他们的帮助指路下,我们在夜晚八点到达了一号检查站,比预计时间晚了大约半个小时。在那里我们拍了张模拟现实图——伤员在艰难行进,我们在前面相迎。在西湾村吃过晚饭,已经是夜晚九点,我们决定改变原定的凌晨三点睡觉的计划,改为补充热食,在logistic安排上又花去一些时间。接着受伤队员退出,我们三个女生和一个支援队友继续前行。 出发时我们才意识到检查站有关闭时间,而下一个检查站的关闭时间是半夜十二点——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三个小时来完成接下来的十公里了,这在白天属于正常速度,但在晚上却相对紧张。糟糕的是,我们出发没有多久,就开始下雨了。最初还期望这只是零星小雨,可是很快就瓢泼起来。我们只能把雨衣等装备都穿戴整齐,然后尽快的冒雨前行。更糟糕的是,走着走着,到了一出沙滩,我们放眼望去,茫茫都是白沙,一条路也看不出来。我们就愣在荒草丛生的沙地里,看着很遥远的前方有零星灯光,却完全失去了方向。 此时雨越下越大,我们焦急却手足无措,因为前后左右视野范围内都一个人也没有,唯一的光源就是我们自己的头灯,由于下雨的关系能见度又非常低。周围百平米内唯一一个反光标记是一根天线柱,上面写着,“此处危险”。手机亦没有信号。最后,我们决定,原地不动,等待之前有照看过我们的后援团过来——事实证明,虽然耗了一些时间等待,但是在当时,这是明智的选择。大约十分钟后,他们跟上来了。而就连他们,也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正确的路(模拟场景图见下,那个桔黄色衣服的,便是给我们指路的姐姐;那一群人,便是可爱的后援团)。 他们一路跟随着我们,却又不跟的太紧(是怕给我们压力太大吧?!)。到了一个休息点,他们告诉我们,已经过了此段最难的部分,按照我们的速度,一定可以在检查站关闭前到达的了——他们的鼓励,真是雨夜里最温暖的部分了。我们在半夜十一点半到达二号检查站。 之前退出的队友发来短信说,前面第三段据乐施会工作人员说,由于雨势太大,已经出现“瀑布”。让我们心里平添一分担心。我们与检查站人员咨询前路状况,只说道路比较泥泞。我们略为修整便上路了。往常训练的时候,此段我们大约需要三个半小时,而且训练也都是在夜间,算是相对熟悉路况了。然而此时,我们确实是对前路的困难没有预计的——当工作人员提醒我们三号检查站将在早晨七点关闭的时候,我们还信誓旦旦地说,肯定没问题。 上山的前半个小时是还有台阶模样的石头路,也确实还好,路上有泥,但只要每步走的稳当,还是可以匀速前行。到了土路的大斜坡,困难的行程便开始了——土全变成了泥,上一步,滑下来半步。除了手中的登山杖,也没有什么别的支撑,手脚并用、狼狈不堪、满身是泥。全心以为到了山顶会好一些,孰知到了真正的下坡,才是噩梦的开始——缺乏泥路经验的我们,每走一步都很艰难,要不摔倒,需要非常专注地看路、非常小心地维持重心、非常稳扎稳打地用好拐杖。即便如此,还是基本要维持滑雪的姿势,慢慢的滑下山。中间最难走的部分,我几乎是前面由支援队友牵着,边上由后援团扶着,才踉踉跄跄的过去。 雨时停时有,从半夜到凌晨,大雨下了两场,小雨则是一直不断。凌晨两点半的时候,我们在三号检查站的支援队友已经就位了——按照原定计划,我们应该于凌晨三点到达那里,而实际上,那时候我们连半程都还没有走完。一路我们开始陆陆续续的超过其他的队伍,期间见到有精壮男青年反方向跑步上山,估计是有人受伤,上山救援的吧。 (下图左边是斗争中的登山鞋和杖,右边是在泥地里穿着雨衣休息的队员,下图是已经到达之后的泥鞋与正常鞋的对比图⋯⋯)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接到支援队长多多的电话,问我们是否一切都好,而那时候我正努力把我的鞋子从泥里拔出来,只能匆匆说,还活着,比计划慢,具体下山再说。到凌晨四点多,我自己到了一个极限——极困极累,已经无法专心看脚下的路,步伐变虚,只好让大家等我闭眼了五分钟。弯下腰闭上眼的瞬间,眼泪就掉下来了,冷、雨、夜,前路依旧漫漫。凌晨五点四十分,接到丰丰的电话——他原定是要在早晨八点去四号检查站支援的,结果早上起来一查网上纪录,发现我们三号都没有到,赶紧来询问。我只好告诉他,到凌晨六点的时候,我们开始担心赶不上检查站的关闭时间了。尽管天亮了,路依然没有变的好走起来,我们慢慢的扶着树滑下山。直到最后一小段路才开始有石阶出现,终于加速,赶在检查站关闭前三分钟check in了。 此时,真是精疲力竭,也对前路失去了信心。决定全队放弃的时候,已经熬过了最困最累的凌晨,亦走过了最难走的第三段。但还是退出了。我想,如果要坚持,或许还至少可以走15公里,只是那时的路况、体力、对前路的无所预计,以及时间上的落后,迫使我们最终做出了提前退出的决定。剪掉参赛手腕的那一刻,我第二次掉了眼泪——可惜、不服、遗憾,统统都有的。之前那么多的准备和训练,就这样终止在35公里处了。 丰丰赶到三号检查站,他原本准备来陪我们走第四段,给我们打气,我只能抱歉的告诉他我们决定退出了。他给我们带来了热牛奶、巧克力、面包、水果、饮料,还有各种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好吃的(上海男人!单身!姑娘们赶紧的!)。后来回家看微博,看到田田的状态,才直到她也早起冒雨出门准备前来支援(下图左上),还带了爱心三明治(下图左下),可惜我们没有来的及吃到了。 手机里还存着一些没舍得删的短信,那些鼓励、挂念与安慰,都是温暖的印记。 * Ivan “你能看见这条短信,说明你还活着 u r the best” * 田田 “马马不要难过拉。我真的很能理解你们这个决定的。以前走过四川雨后的山路知道有多难走有多危险。你们的安全才是我们最关心的(^_^) 那些吃的我当练练做饭的手艺,没什么大不了的 :) 好好休息无需觉得内疚。能在这种路况坚持走这么久你们已经是我们的骄傲了!” * Tina Liu “你们的勇气是最美丽的风景线,让我们感动与佩服” * Marco “Yoma! We were thinking of you. No matter what you have tried very hard and we [...]

乐施会毅行2011之由来篇

第一次听说乐施会毅行这个活动,是去年十一月。在地铁里轻易的被海报击中,回家一查,才发现竟然早在半年前就要报名。 于是买了2011年的记事本,在五月的月历上标记上:乐施会毅行报名。 在这以前,我完全不算是户外型生活的人。在香港几年,登过的山屈指可数。曾经有想过港大的港岛径毅行,结果没有报上名,也就罢了。听到别人去凤凰山看日出了,也只是远远的表示一下钦羡。日夜兼程的行山,于我来说,似是遥不可及的事情。我的大部分周末,都是在家里,或者咖啡馆,或者电影院度过的。 可是随着这个报名参加乐施会毅行的小念头在心里偷偷扎根,问题就来了:至少,我得常常去行山吧?至少,我得找到一些能组队的人吧? 于是,带着自己的这个小念想,我的2011年的第一天,以登高拉开序幕。在校内上召唤一声,尾随者很是浩荡。随后每个月都带着十几二十个新老朋友走各处的山,无论晴雨,从港岛到新界,从散步型的郊野公园到香港最高峰,不无欢乐。陆陆续续的,我的“周末行山”邮件组上,已经积攒了三十多个名字。一起来行山的,有大陆人、香港人、法国人、美国人、印尼人、新加坡人,等等。很多从前根本不认识,或者完全不熟悉,完全由着行山而走到一起。 *** 筹款广告:我们的目标是此次毅行完成筹款5万港币,请支持我们!http://tinyurl.com/OxfamHikeHK *** 然后就悄然到了五月,我的记事本提醒我,该报名了。于是查乐施会网站,等到开放报名的那天,便向我的登山邮件组发出了邀请邮件:有人愿意一起参加吗? 有四个朋友表示有兴趣,其中一个不久就后悔了,于是加上我,正好四个——乐施会要求组队只能四人,不能多,不能少。 队员组成是三女一男,一个同事(后来一起跳槽,变成了我直接上司),两个大学同学。都是靠谱的人。 报名了才发现,原来这项高难度、自找苦吃的活动,竟然还是很难登记的——要抽签,凭运气,才能在第一轮就入赛。 我们现在上了等待名单,过了两个月后,七月底的某一天,我在大街上走着,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乐施会的工作人员通知我,前面有人弃权,是否愿意从等待转正,成为正式参赛队伍。 我迫不及待的说,愿意呀!随后交了1000港币的报名费,完成种种手续后,我们拿到了自己的队伍号码:0986。 八月中参加了一次乐施会组织的活动简介会:在这个简介会上,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似乎这个活动比我想象的要困难许多,看到去年的活动视频上一个个大男人苦不堪言的表情,看到去年活动结束时终点处一堆四仰八叉躺到在地不省人事的人的照片,听到物理治疗师上台告诉我们“我不是来告诉你们怎样可以不受伤,受伤是肯定有的,我是教你们怎样少受伤”,等等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神马叫做骑虎难下呀,这就是。可是既然上马了,就冲到底吧!我想,拿出大学新生年时候过o,连续十二天每天只睡1小时的搏尽劲头来,总能完成吧! 香港的夏天闷热,极易中暑。整个八月我又忙于换工作、旅行等各种事,正式的训练一直拖到九月初,才算是真正开始。也是从正式训练开始,才算是慢慢明白,参加这个活动,意味着什么——详情请期待下文《乐施会毅行2011之训练篇》。 *** 筹款广告:我们的目标是此次毅行完成筹款5万港币,请支持我们!http://tinyurl.com/OxfamHikeHK ***

2011的色彩:行走,坐谈,阅读

2011的生活至今,算是在工作之余做成了几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在这里小小的列举一下,或许还能再招来些志同道合的人。

One of my new year resolutions is to make 2011 more offline – anyone close to me knows that I almost spend 24 hours online. So far it’s been not bad – I did have some pretty interesting initiatives which makes life more color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