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icroblog

How microblog is helping abducted children in China

Recently there is a campaign on Sina Weibo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microblogging service in China) which draws lot of attention. The idea is simple: calling the public to take picture of child beggars they see on street, and publish the photo on Sina Weibo. With the account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 (Direct translation: Take a snapshot and save the child beggars) centralizing all that information, it then notifies local media and police – also using Sina Weibo.

中国,媒体,2010

今天是T.T Sunday第二击,在香港文青聚集地Kubrick书店,来了一大伙人,聊聊过去的一年中国的那些事儿。 都聊了些什么呢?什么都聊到了。引起讨论最深的是空椅子前后事件。其余谈到的有赵连海、QQ/360纷争、中印关系、亚运会、物价上涨、复旦黄山门、李刚、宜黄、上海大火、《正义》课程的流行、Apple系列产品、老人摔倒致死。算是在三个小时内勉勉强强触及了这一年发生的重大事件——有些事情已经印象模糊。不是我们记性太差或者过于冷漠,而是这一年实在是风起云涌,各种奇闻轶事一波接一波,此门未关那边厢又东窗事发,搅得人心惶惶,闹个措手不及。正如今天沙龙一参加者所说,中国政府已经开始扮演起救火队员的角色,维稳已经成为各级官员的第一要务,连经济发展都被降低了优先级。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更关心的,或许是在那些事件中,媒体究竟扮演了(或者来不及扮演)怎样的角色,以及这些事件对媒体又有怎样的改变。无论是怎样的事件,既然成为了公共话题,媒体的责任与义务便是绕不开的。 我觉得最值得一提的,或许是2010年新浪围脖的作用——FT中文网将它评为年度最值得尊重的媒体,并非没有道理。对于曾经用惯了饭否的人来说,或许新浪围脖在创始之初给人的印象不过是娱乐化、明星效应等等,但逐渐的我感受到这个产品的粘性,并感受到它的力量。和平奖颁发之时,我同时在刷围脖和推特,两边都是消息的快速传递,不同的只是新浪的非常隐晦,不如推特上那样欢欣鼓舞。宜黄事件更不用说,最早便是在新浪围脖上被曝,加上凤凰周刊记者邓飞追截访的现场直播,以及之后钟如九自己的开围脖向公众公开事件进展,等等,更是直接忽略了传统媒体的作用,将当事人和阅读者直接联系在了一起。 围脖取代传统媒体成为消息传播的首选平台不是没有道理的。首先是国内传统媒体的弱势——弱在内容审查与时效性,这为以草根、原汁原味以及快速传播定位自己的围脖提供了机会。其次是新浪围脖的最初产品战略便是拉媒体人,于是上面聚集了一大批传统媒体的编辑记者等等,他们个体的转型带来了较为高质量的讨论和互动。再次是许多事件本身便容易引起公众情绪反应,而围脖“转发”功能又恰到好处的能够为这种情绪推波助澜(这里无法判断说这究竟是不是一个好的特性)——无论是对亚运会的反感,还是对物价上涨的无奈,对“我爸是李刚”的愤怒,对老人摔倒致死的同情,等等等等,无一不显围脖作为一个情绪扩音筒的作用。 媒体的义务是提供真相——或者更多的接近真相。在信息过度的今天,这种对事实的反复核查以及对真相的认真逼问才更凸显其价值。当每个事件都如浮云般发生便被忘记的时候,媒体如果疲于追踪,而忽略了对过去的事情的深入剖析与反思,便是失责的。而很多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各种信息嘈杂纷涌的时候,大众容易失去方向,或者偏听一面之词——QQ与360的纠纷便是很好的例子,在今天讨论的时候,依然大家会说出不同的版本。之前盛传的金庸之死,也是一个正规媒体完全不该犯的低级错误。上海大火一事,究竟问责的结果如何,家属的安置如何,上海的消防系统更新如何,各级建筑公司的安全检查如何,都是值得一追再追的问题。如果任由灾难一次又一次的发生,却没有足够的跟进和改变,那社会的进步又从何谈起。 每个稍微关心一点时事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一年官民矛盾的突出、社会问题的凸显。前面提到的围脖对于情绪的推动与迅速传播,在这种氛围下,便显得危险。在这种时候,传统媒体或许更多的需要做理性、客观的报道与深入的调查,才能帮助焦虑不安的大众冷静下来,想想看究竟能做什么、该做什么,而不是贸然握紧拳头,或者点燃汽油。中国政府如众人所知有诸多问题(但哪个政府没有问题呢?),但在这个国家,当大部分的资源和人力都集中在政府之下的时候,媒体一方面找政府的问题所在并公布于众,一方面却也要十分谨慎才是——这并不是说要配合政府维稳,而是需要把握好时间上微妙的平衡,以及事实取证上的再三推敲。就算整个社会都闹腾揪心起来,媒体还是要一丝不苟的查它该查的帐,作它该作的文章。 注: T.T Sunday又名“三思沙龙”,T.T指的是Think and Talk,简单说,就是一个吹水会,但是开口吹之前得麻烦您过一下脑子。在香港待的久了,但凡关心点国内时事的人大约都有相同的感受,就是憋了一肚子话没处去说,和港人谈又似乎总不到点子上。于是我就做了这个松散的每月聚会,大家各自叫上几个有观点又愿意谈的朋友出来,聊聊中国,说说国语。 如果您也身在香港,如果您也心系大陆,如果您也想每个月找一个慵懒的周日午后出来认识点新朋友,聊聊那些个中国的事儿,欢迎给我邮件:info (at) majinxin.com

Microblog is Transforming China’s Media

For the past three days I was helping report the International Media Confer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enjoyed many interesting talks and panel discussions and met lots of smart and interesting people. This morning there was a panel on Chinese media, among them are editors and commentators from China’s best-known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