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翻译 Translation

编译:媒体协作项目综览(下)

这是编译:媒体协作项目综览(上)的续篇。此文的原文来自:A Growing Inventory of Journalism Collaborations。如果你懂得翻墙上推,也可以直接follow原文作者Josh Stearns @jcstearns

编译:媒体协作项目综览(上)

译者言:目前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对媒体前沿的不断追逐,并企图创新。现今的媒界是一个令人激动的世界,充满着各种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危机感,从而带来更多的新观点、新尝试与新产品。这些在从前百年规规矩矩的采写、编辑、印刷、销售这条不变的流程中不会出现的创新如今每日都在涌现。跨越中英文媒体的我,又更多的看到华文媒体与世界的不同——例如在我这次选译的文章里所提到的大部分尝试,在中国是不曾出现过的。希望可以通过引介更多国际性新闻机构的突破,来为华文媒体正在进行中或者不久之后将要进行的改革提供一些思路。 以下为译文。大部分根据原文翻译,省略了小部分过于美国的案例,后半部分加入了不少自己的评注。第一次做这样的编译,在风格、语言等等各方面欢迎大家的批评和建议。此文的原文来自:A Growing Inventory of Journalism Collaborations。如果你懂得翻墙上推,也可以直接follow原文作者Josh Stearns @jcstearns ——————— 新闻共享、协作编辑、商业合作——记者,以及新闻机构,正越来越多的探索与外界合作的新方法。而这些努力带来了一些从前靠一个人的努力所无法想象的成果,产出了新一类的新闻,并且为一些本土社区带来了更多的报道——当然,故事的另一侧面则是进一步的合并、新闻机构的裁员以及本土报道的缩水。 为了更好地整理、评价以及理解这些协作项目,以及它们对本地新闻及社区的影响,我开始将它们分类整理(目前的类别有新闻分享、公私合作、公益媒体协作以及大学新闻合作)。我个人对长期的协作(而非一次性的合作项目)有更大的兴趣。我的列表里的项目部分来自我自己的搜集,也有些来自我推特上的粉丝。如果你有更多的项目可以分享,请不要犹豫,告诉我。 1)商业新闻合作 俄亥俄州的新闻机构:俄亥俄州最大的八份报纸合作共享它们创作的内容,包括体育版,政府新闻,以及本地报道。这个合作计划主要基于获取彼此的新闻并再度印刷,但在此基础之上,它们也成功的合作进行了一些无法以一己之力完成的调查,并且共享调查结果,但独立写作各自的报道。 得克萨斯/缅因/佛罗里达/马里兰:在得克萨斯,达拉斯晨报(Dallas Morning News )和沃斯堡星报(the Fort Worth Star-Telegram )分享它们的照片和音乐会评论,并且合并了它们两家的运送业务。在缅因,五份当地报纸启动了与俄亥俄州类似的合作计划。三份佛罗里达的报纸也在分享长篇特写。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与巴尔的摩太阳报(Baltimore Sun)在合作创作马里兰的当地新闻。 Fox与NBC电视台:两家共享一支摄影队伍,并且在全国的不同城市合并使用它们的器材——包括费城、芝加哥、纽约、洛杉矶、达拉斯和华盛顿,并且它们还在计划更多的合作地点,以及将此类合作业务拓展到电台和印刷业务。 夏威夷:CBS, NBC和MyNetwork三家电视台在火奴鲁鲁合作创立了当地“最大的电视新闻运营中心”。三家电视台选择在同一地点办公,共享它们的采编队伍以及选题,尽管最后的播出节目依旧面向不同的观众。这样的合作形式导致三家电视台总共裁员将近70人。 华盛顿州:新闻机构使用一个名为Publish2的协作系统,联结各自创作的地区新闻。合作最初起源于2009年1月,当时华盛顿州遭遇洪水,于是由不同媒体公司掌管的四家报纸就合作创作在洪水期间的相关新闻,以保证各自的报道覆盖全州。 少数族裔媒体:在美国,越南报纸与西班牙语报纸共享它们的内容,非洲裔鲍照业余西班牙裔报纸也会合作进行关于少数族裔医疗立法的报道。在洛杉矶和新奥尔兰,有专门的网络协作平台,为少数族裔的媒体合作提供机会。 西雅图:西雅图时报与一些本地的博客作者合作,他们分享链接,并且共同报道。有些新闻机构正在寻求类似的模式,以图成为社区新闻的集大成者,从而为它们的读者提供更多的微观层面的新闻,同时在整个过程中提升它们对读者的价值。 2)公私合作 ProPublica:ProPublica与一系列的商业/非商业新闻机构合作。它们的报道出现在洛杉矶时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其他类似刊物上。最近的一次协作是与This American Life以及NPR’s Planet Money blog 进行,它们共同做了一个关于一家对冲基金公司的深度报道,以及这家公司在金融危机中的角色分析。 (译者按:ProPublica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模式。它成立于2007年十月,但直到2008年六月才正式开始发出报道。它的强项是深入调查性报道,有很强的公众性质,但同时又是非赢利的独立媒体——它试图解决的问题正是高质量的调查性报道的缺乏资金支持。它产出的报道质量颇高,让人好奇背后是怎样的运作——它的现任领导者是华尔街时报的前主编Paul Steiger,它的现任主编Stephen Engelberg是纽约时报的前高级调查新闻编辑,无怪乎它对报道本身的把握十分之准确和到位了——它自认为是“全美国最大、有最佳领导、受最多资金支持的调查性新闻中心”。它目前有32名记者,他们写出高质量的报道,却免费提供给美国的传统大媒体——在2009年,它总共出产了138篇调查性报道,提供给了38家合作单位——更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篇还获得了普利策奖。至于资金来源,The Sandler Foundation是最大的支持者,但我没有查到ProPublica一年究竟需要多少的钱来支持——欢迎有兴趣深入的读者补充吧。) The Media Consortium:这是一个美国独立媒体联盟,旨在加强独立媒体的发声,增强它们共同的影响力,并帮助它们扩大读者群。联盟资助相关的培训、策略、研究、实习、博客、报道以及其他。 (译者按:The Media Consortium的口号是,支持强大、热情、独立的媒体,它旗下的成员可以参看这里,可以发现不少有自己关注点的独立媒体,例如环保类的、关注妇女的、搞民主建设的、做媒体投资的,等等。它对于成员的“入会”也有一套标准,其中有一条颇有意思的是“推行渐进式的理想”——不得不让人佩服美国这个充满理想主义的国度。它网站上有四个分站,引向它旗下成员出产的四类最好的报道——经济、环境、医疗、移民,均是相当关乎民生的重要议题。) 圣地亚哥之声(Voice of San Diego):它与一个本地电台600AM KOGO有一个正在进行中的合作计划,即共同制作一个每周播出的节目。它们也与NBC的圣地亚哥分部合作,并以此获得收入。此外,它还与 Media Arts [...]

译文:犯人的花园——迪兰西街基金会

此文为Global Links Initative(环球协力社)翻译 Delancey Street Foundation 迪兰西街基金会 这个名声远扬并且被广泛赞誉的项目,从表面上看来,似乎有点好的不切实际。想象一下:在旧金山的繁忙码头边坐落着一个街区,里面的建筑用灰泥与瓦片砌出了独特的风格,那是一片200座看上去昂贵的别墅,带有一个维护良好的花园,一个市政厅,一些小商铺,一个别致的饭店,门前骄傲的站着一个守卫。这个街区所有的雇员全都曾经犯科,不是被判过刑,就是吸毒者,或者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们大约有450个人,而带着他们走出泥潭的是一个正由他们自己运营的组织,由一个不领薪水的雇员领导:共同创始人、主席、CEO Mimi Silbert。 迪兰西街的基本前提非常简单,一个说话很温柔的前囚犯杰瑞米勒向我们解释;他穿着一套保守的深色西装,他也是自救者的一员,而现在正在帮助其他人实现同样的突破:“要来这儿,你所有需要做的事情只是写信并且要求。我们接受来自全美国的人们,尽管交通费我们无法负责。” 这个机构的1000个参与者中,有四分之三是男性,并且基本可以均匀的分成盎格鲁人、黑人和西班牙语系人。其中大约六成是假释犯,而三分之一是流浪汉。 新来的人会给出一个两年的承诺(尽管其实大门不会锁上,而参与者也可以随时选择离开);事实上大部分人在继续人生旅程之前会在这里留三到四年。 新来者从底部开始,和八九个人一起住在宿舍一样的屋子里,并且负责一些日常家务,例如扫地、拖地、清理整洁的公园。 这个项目在“每个人都教另一个”的基础上运行,参与者总是可以很快的在等级中向上升,承担更多的责任与工作,并且迅速的担任起一些需要他们看管新来者的职位。他们在社区里的第一个目标是获取中学同等学力,在那之后则很快的要获取一些职业经验,而迪兰西街上有可以提供训练的商铺:一个高科技复印店、一家流动的汽车货运业务店,辅助客运交通服务,一家专做大学和机构的纪念品的广告商,饮食业以及餐馆。当参与者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通常已经获得了中学同等学历,以及在至少三个领域的全面的工作训练。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们也有了足够的机会去练习如何监督,从而提升了他们的管理能力。 需要强调的是,以上的这一切,都是在迪兰西街的内部系统中完成的,完全由居民们自己管理,依循的是三条基本原则:无暴力、无暴力威胁、无毒品与酒精。值得注意的是,西尔伯特说,这个机构在23年的历史中,并不曾被暴力弄糟。 即使一个雇员都没有,米勒说,为了维护迪兰西街的正常运行,每个居民平均需要开销一万美元,而年均的支出大约达到 450万美元。至于在1989年造起来的这个35万平方尺的社区花掉了大约3000万美元的投资,而这些钱都是以私人渠道通过私人捐赠、社区捐赠等获得的,还包括每年一次的圣诞活动,其中的大部分工作都由居民自己完成。(大约有300人在建筑过程中获得培训,而这进一步证明了以非牟利渠道训练人的有效性) 从最初到现在,迪兰西街走过了一条很长的道路。最初西尔伯特和她的合伙人,约翰马赫(他自己也是一个曾经的重犯,以前也对毒品上瘾)一起开始了一个非正式的支持性运作项目,只是为了帮助少数在他们的旧金山公寓中的吸毒者。之后他们在洛杉矶、新墨西哥、北卡、纽约北部都建立了项目的卫星点。最重要的是,他们已经改变了一万人的人生——就像杰瑞米勒一样,他们曾经失去了希望,而现在他们拥有一份工作,并且可以期盼一种有益的生活。 ———– 基金会联系方式: Dr. Mimi Halper Silbert, President 600 Embarcadero San Francisco, Calif. 94107 (415) 957-9800 http://www.delanceystreetfoundation.org/

分页 Pages: Prev 1 2 Next